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 愛下-第六十三章 不知好歹推薦

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
小說推薦瘋了吧!長公主把瘋批質子囚禁三天了疯了吧!长公主把疯批质子囚禁三天了
“秋闱在即,这次秋闱主考官,监考官员也该定下来了,皇上可有推荐之人?”以往主考官是太师,监考官是太师的人,最后科举选出来的人,成了太师的门生。
这也是太师能在朝堂一手遮天的主要原因,姜缨既然要打压太师,渐渐瓦解太师在朝堂的势力,科举这条路,便是必须要堵死的。
可满朝文武百官,谁又是那个真正忠君的?
“护国公。”
姜缨不过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姜绍真的推荐了人选。
“为何?”姜绍下意识询问。
“在朝堂之上,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是皇姐替的,护国公必定站在皇姐这一边,再者,私下里,护国公总是看着绍儿偷偷抹眼泪,表哥说,他是想母后了,皇姐说过,重视亲情的人,大多不是坏人。”
“人小鬼大。”姜缨笑着点点头,“不过,你说的确实没错,护国公确实是我们眼下最好的选择。一来,你是他的亲侄子,你坐在这个位置上,对护国公府最有好处,二来,护国公是资历不比太师差,由她做主考官即便是丞相那些人,也说不得什么。”
不过此事,她还要等见了护国公,亲自与他谈了之后再做定夺。
当天晚上,姜缨召见了护国公。
“下官拜见长公主。”护国公进来后,上前行礼,姜缨三两步上前,扶住他,“舅舅,这里没有旁人,这些规矩也就免了吧。”
“公主,礼不可废。”护国公坚持行礼后,担心的看向姜缨,“公主这般着急寻下官进宫,可是出什么事情了?”
长公主与皇后长得有七八分像,每次看到长公主,护国公便会想起他的妹妹,从前的皇后娘娘。若是妹妹还在,看到她的孩子一个个长得好,又这般优秀,定然会很欣慰的。
“舅舅眼眶怎么红了?”姜缨扶着护国公坐下。
灵墟游记
“没事,就是想你母后了。”护国公叹了一口气,说起正事,“公主还没说,找下官何事?”
“舅舅这些年,可记恨过母后?”当年,母后生下绍儿不久,父皇就封绍儿做了太子。母后担心护国公仗着皇家的权势,结党营私,渐渐减少了与护国公的来往,为此,护国公夫人没少在背地里编排母后。
护国公虽然没有追问过母后缘由,可在母后过世后,便与他们疏远了,直到她大婚,护国公第一次主动找了他,那个时候,姜缨觉得,或许母后错了,他这个舅舅,与历史上那些外戚是不一样。
“你母后是下官唯一的妹妹。”护国公提起先皇后,满是皱纹的脸上全是伤心,“一家人,哪有什么隔夜仇,再说了,你母后那么做,也是为了护国公府好,为了你们姐弟好,下官都明白。”
她就知道,他这个舅舅是个聪明人,“若是母后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幕,定然会很开心的。”
解决了护国公的心结后,姜缨又有意无意的说了一些历朝历代里,外戚干政的事情,护国公为官多年,若刚才还不明白她的心思,眼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文武百官都觉得公主是女子,存了怠慢之心,可他们却忘了,这个被他们怠慢的女子,可是先皇一手教导出来的,先皇当年的本事,四海震惊,他调教出来的女儿,又能差到哪里去?
这一刻,护国公十分庆幸他的理智,没有与那些人同流合污,欺负他们姐弟。
重生之寵妻 小說
护国公起身跪于姜缨面前,“下官能有今日,全靠先皇提拔,下官至今铭记,所以,下官绝不会做有伤姜国之事,此心,天地可鉴。”
“舅舅,阿缨信你,快快请起,夜里凉,小心您的腿疾。”姜缨亲自扶起护国公,“舅舅是我与绍儿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舅舅说的,我自然相信,何况眼下这个局势,我与绍儿,能相信的也只有舅舅了。”
一直到出宫,姜缨也没说今日寻护国公来未央宫所谓何事,回去的路上,护国公坐在马车里思量了好久,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才回过神。
这个小丫头,藏得可真深。
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姜缨心情出奇的好,闲来无事,便起身去了暖阁。
祁淮墨趴在床上看书,见姜缨进来,眼皮都没抬一下,姜缨见怪不怪,附身掀开他的衣服,瞧了一眼他后背的伤,伤口已经结痂,恢复的不错。
“公子,该喝药了。”太监端着汤药进来,看到姜缨后,赶紧跪下行礼。
“把汤药端来,你可以退下了。”
太监离开后,姜缨端了汤药坐到床前,“你是躺着喝,还是坐着喝?”
緝拿帶球小逃妻
我们的幸福
祁淮墨扭头看了她一眼,眼里带着疏离,语气寡淡低哑,“公主金枝玉叶,在下不敢麻烦。”祁淮墨依旧趴着,姜缨见状,没了耐心,放下汤药,强迫祁淮墨坐起身。
“喝药。”
祁淮墨看看姜缨,又看看汤药,眼底带着几分审视与怀疑,姜缨见状,哪里还看不出他的心思,直接气笑,“你怀疑本公主端的是毒药?”
祁淮墨不说话,像是在默认。
“不知好歹。”姜缨当着他的面,喝了一口,“现在能喝了吧。”
祁淮墨轻蹙起眉宇,依旧没有去端碗,姜缨也不废话,拿了勺子,亲自喂他,一阵风将窗子吹开,明亮的月光洒入屋子,昏黄的烛光下,姜缨解去复杂的发髻,一头浓密的头发披在肩膀上,风吹过时,有几根头发跑到了脸上,张扬的发丝在她白皙的脸上晃来晃去。
祁淮墨没忍住,伸手想去把那几根发丝弄到耳后,可当手触碰到她柔软的脸颊时,僵住了。
“你在做什么?”姜缨皱眉,一把打开他的手,“好好喝药。”
祁淮墨回过神,暗自懊恼,他刚才肯定是疯了,居然会觉得这个女人安安静静的样子,十分好看。祁淮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告诫自己,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仇人,是他发誓,有朝一日要取她性命之人。
喝完药,姜缨又给他倒了一杯水,看着他喝下后站起身,“好好养病,别再想一些有的没的。你放心,只要你安分守己,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本公主会让你回周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