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靈氣復甦:別驚訝!因爲我有掛! txt-第一百零三章:悲慘的經歷

靈氣復甦:別驚訝!因爲我有掛!
小說推薦靈氣復甦:別驚訝!因爲我有掛!灵气复苏:别惊讶!因为我有挂!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凌岚轩疑问道。
“哈哈,如果你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之后的话语你才能听得懂!”橙毅微笑的说道。
“我相信!”凌岚轩坚定的回答道。
七情宴
神醫毒妃不好惹
“哦?为何?”
“这个世界有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了,灵气复苏都很常见,还有一些来自其他世界的异生物,我为何不相信有穿越和转世这件事情呢?”凌岚轩深信不疑的回答道。
“好!我想要跟你们说的是,我就是一名穿越者!”橙毅郑重的说道。
“什么,你原来真的是穿越者啊?”张贺闽忍不住的捂着嘴巴,支支吾吾的说道。
而凌岚轩则是很平静的看着橙毅,一言不发,对于橙毅是穿越者通过刚才他的问题,他就已经知晓了,由此他也同时联想到,苏满满不会也是穿越者吧?
“那苏满满也是穿越者吗?”凌岚轩紧紧地盯着橙毅的双目,期待他的回答。
“我也不是很确定,我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与她接触过,但是她所表现的现象是这个世界的,她对我没有任何印象。”橙毅说完慢慢的低下了头。
“那就是说,这个苏满满不是穿越者了?”
“嗯!”橙毅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要如此残忍的对待她?”突然凌岚轩暴怒直接硬拍了桌子一下,桌子上竟然出现了裂纹。
可以说凌岚轩是异常的愤怒。
【获得宿主凌岚轩愤怒值(暴怒值):+6850】
“我也是现在才百分之百确认她不是穿越者的。”橙毅有些心虚的说道。
“现在才确认?那之前你对一名未成年的女生所造成的阴影该如何算账?”凌岚轩直接用手当场掐住了橙毅的脖颈。
“对…对不起!”橙毅支支吾吾的说。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你可是硬生生的侵犯过她,一名未成年的女生被你这么侵犯了,那么她将来要忍受多大阴影?”凌岚轩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就在橙毅快要被凌岚轩掐死的时候,凌岚轩瞬间撒了手,接着原本是暴怒状态的凌岚轩也恢复成了正常样子。
而橙毅则是直接坐在了地上。
“咳咳!”橙毅疯狂的呼吸着空气,刚才差一点就命丧黄泉了。
“你如果真的想要弥补她的话,那么你就应该对她负责,不过我更想知道你穿越前是干什么的?”
“你为什么要对苏满满下手呢?难不成在你的那个世界里也存在一个苏满满?”凌岚轩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呵呵!”橙毅笑了笑,起身拍打了一下衣服。
“没错,我穿越之前的那个世界之中同样有着一个名叫苏满满的女生。”
亲爱的吸血鬼殿下
“与其说那个世界有苏满满,不如说这个世界与我所穿越前的世界是一种平行关系。”橙毅又重新坐在了沙发之上说道。
“平行关系?”张贺闽提出了疑问。
“这种平行关系俗称平行世界!”橙毅瞬间抬头。
“平行世界?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凌岚轩也是同样问道。
“就拿我们现在这个世界做对比,我们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人,在另一个世界之中也同样都存在着,只不过所发生的改变不同而已。”
“在我穿越之前的世界之中,没有现在的灵气复苏,也没有异生物侵袭,有的只是一个非常普通且有平凡的世界。”
“我原本也是一家富商之子,但是我们全家在一次雨夜之中全部被屠杀,因为我被父母隐藏的够深,所以最后只留下了唯一幸存的我。”
“而在我爸妈被杀之前,我爸爸用铁钉在一名屠杀者的脚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我想这个印记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消除掉了吧!”
“而那名屠杀者所发出的惨叫声竟然是一名女生的声音。”
“当时的我只有五岁,没有注意太多的细节,但是我可以十分确认那道声音一定是一名女子的。”
“由于惨叫声太过吸引人,那道声音也就彻底印刻在我的脑子里了。”
“在那群屠杀者离开之后,我只能踉踉跄跄的爬了出来,看到眼前的一片血海,我当时嚎啕大哭了三天三夜直到我哭晕了过去。”
“也就在那一刻我瞬间变成了一名孤儿。”
“你们能体会到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在那一瞬间使我变成了孤身一人的孤儿吗?”
折磨你爱上你(境外版)
“因为你们没有经历过吧?”橙毅说道这里时呵呵笑了笑。
“未经他人苦,末劝他人善。”
“我也同样调查过你们两人,你,凌岚轩,有着爸爸妈妈还有一名姐姐,你知道有这些意味着什么吗?”
“对于我来说那就是幸福!”橙毅指着凌岚轩的鼻子说道。
“还有你,虽然你之前也是一名孤儿,但是你并未体会到原本的亲情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是什么感觉,而现在你也已经找到了你的家人,你认祖归宗了。”
“可我呢?我在原本的世界就是一个孤苦无叮的孩子,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我要受如此的待遇?”随后橙毅又指向一旁的张贺闽说道。
说道这里时,凌岚轩与张合闽同是沉默不语,原来橙毅以前是这么的凄惨。
缓了一会儿之后,橙毅又接着说道:“成为孤儿之后,我只能被迫自力更生,我当过洗碗工、我当过外卖员、我也在一家黑店之中当过童工。”
“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苦的时候,是我在17岁那年,那年我是在一家洗脚城工作,当时我接待了一位女性客人,你们猜她是谁?”橙毅突然问向凌岚轩与张贺闽。
“是苏满满?”凌岚轩与张合闽一同回答。
“没错,当时看到那名女生时,在那一瞬间她深深的吸引着我,可当她脱下鞋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一个让我难忘了12年的印记。”
“因为那名印记的样子,跟我爸爸所用钉子刺伤一名屠杀者的完全一样。”
“当时我便对那名女人有了高度的警觉。”
“但是我不会打草惊蛇的,因为我还无法百分百确认她到底是不是杀我全家的那伙人。”
“接着我便按照她的旨意,为她按脚,在按脚的过程之中,我也是小心的询问她脚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不过她全都没有回答。”
“直到我把她弄疼了之后,她大声喊出来的那一刻,我可以百分百确认她就是被我爸爸用铁钉刺伤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