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三千道機-第二十九章 奪舍保命,意外之敵分享

三千道機
小說推薦三千道機三千道机
“道友留步,我有话说!”远处的于万鹤等人驾着飞翎风鹰快速赶来,那于万鹤显然也看到曾文锦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痛心疾首!
李修没准备和他多说什么,心念一动,元神裹住肉身宝丹,化为一团丝线,钻入了白马县里,再也没有谁能够找出他来。
“唉!”看到李修消失,于万鹤哀叹起来,这下可不好交代,此子先前已将生死判官斩杀,如今更加变本加厉,杀了一名副院长,他纵然有心将李修引入天督院,难度也大大增加。
指 腹
“武成王呢?他们不是在一起么?难道此子竟然如此强大?两位副院长联手都被他一起斩杀了?”旁边站着的是巡察使黑绳,眼神闪动,颇有玩味。
于万鹤没有看到对方的表情,只是道:“他们毕竟还是太过年轻了些,天下之大,连几位老院长都是深居简出,不轻易沾染外界因果,此番有这样的大劫,也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啊。黑绳贤弟,你负责巡察上北郡事宜,此事还得由你来带头,我等几位院士随你联名上述,一连损了两大高手,对即将开启的北海关之战,极为不利,天督院还得另有人来主持大局,否则国门有损事情虽大,还可以逆转,若我天督院屡屡战败,损失的名誉恐怕不小,届时修仙界势必因此有不小的动荡,陛下怪罪下来,只怕我等吃罪不起!”
“目前看来,也只能如此而为。不过你也别太紧张,这些战斗,在魔族看来就如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我们量力而行,将巡察之事上报天督院就可以了,也不算失职。”黑绳道。
于万鹤没有说话。如果站在朝廷的角度来看,的确如此,不论是北冥海还是北海关的战斗,都是小意思,未能伤及魔族根本,哪怕打上门来,朝廷调派的也只是天督院和大将军府的高手前来抵抗,就可见一斑。说到底,都不是纯正魔族的修士。
但于万鹤心系百姓,倒也不想战争祸及关内,故而疲劳奔波,四处走动。
见于万鹤不置可否,黑绳道:“此子若要对付起来,恐怕还会伤害白马县的百姓,我知道你素来的为人如何,倒也不强求你还有魄力下去交手,我看,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好了!”
“怎么?黑绳贤弟莫非有心下去挑战?”
“我岂能轻易出手?老于啊老于,你聪明不代表别人蠢,也不是人人都是曾文锦和武成王,在没有足够多的请报下,贸然追杀人族天才,死了也不冤吧?嘿嘿!”
于万鹤忽然话音一转,道:“透露个秘密给你,半个月前,榜首那位从南部回了京城,他是被人抬回去的,若非陛下亲自出手救他,性命已然不保。”
“什么?此话当真?”黑绳还想再问细节,但于万鹤打死都不肯说了,见状,黑绳对于万鹤也不得不重新有了一番估计。
“走吧,这白马县鱼蛇混杂,似有不凡的魔气,我天督院不便在此久留!”于万鹤说道。
飞翎风鹰没有降落,在高空上转了个圈,又朝北海关飞回,很快就消失不见。
十里冬花亭之畔,落魄的落第秀才家徒四壁,门前却种着一畦冬菊,开得正艳。秀才倚着栏杆,望着白马湖上的冬水,看不见尽头。
路在何方?
他不知道,也许当初该低下他高傲的头颅,娶了刘三家的闺女,容貌虽然丑陋了些,也不至于如此寒酸和孤独。
突然,空中一点黑光一闪,空气之中凭空多了一个人影,肉身全是裂缝,已成为一个血人。一头栽倒下来,刚好翻滚在那畦冬菊里。
“什么事?”那落第秀才一惊,随即皱眉,这么晚了,谁还会上门来探望自己?忙爬下了栏杆,入了内屋,开门一看,此时天已黑了,他没有看见任何人。
“嗯?”武成王却刚好看到那落第秀才,眉头大皱。难道是老天要亡我?竟然遇到这样一个废物!
没有办法,他的肉身宝丹受创太深,被李修偷袭之时,以替死符保住性命,替死符同样要消耗他的本命真元,几乎损了大半,后来又被李修的兖字击中,虽然最终借助虚空法宝遁走,也改变不了他兵解的结局。好在他元神强大,药石不治,被迫兵解,还可以夺舍。
不等那落第秀才反应过来,武成王放弃了破烂身体,元神出窍,猛然一钻。
没有任何滞感,那落第秀才的所有意识全部被武成王压制,并且吞噬。
“呼!”武成王深吸了一口气,这具身体是如此孱弱,不过没有关系,只是暂居在此,等找到更好的躯窍,他还有重来的机会。以元神摄起擎天之柱,反手将他原来那破烂的肉身轰得稀烂,随即焚烧了,不留任何痕迹。
天督院暂时是回不去了,他武成王,从此要在世俗中流浪,不修成肉身宝丹,再也没有办法回到从前。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李修,还有那十九殿下,是十九殿下惹的祸,自己是在给他擦屁一股。
武成王心中怒不可遏,却只能先忍着,现在的他别说是去对付李修,万万不是十九殿下的对手,除非不顾性命,或许能一拼。
修行之路,身似船儿,神是撑船的人,身就是肉身宝丹,神是阴阳元神,两者相辅相成,才能渡向彼岸,缺一不可。夺舍了这样一具肉身,等于只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如何去和别人斗?
赶紧离开这里!
武成王非常谨慎,刚才自己在此现身,显露踪迹,如果被有心人算计,那就有一定的几率被追上。
此刻也用不着鼓肌矫骨,只需让元神沉寂下去,就与凡人无异。
快速离开,专走偏僻之地,很快,他越发感到紧张起来,索性以元神卷起肉身,瞬间远遁数十里,这才放心了不少。
但是他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在他的感应下,前方黑夜里的一株参天大树下,缓缓地走出了一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那是,十九殿下?
武成王故作镇定,装作不认识,没有外露任何气息,转道从旁边的一条田垄曲径走去,想要蒙混过去。
“咦?白天还派人来捉我,怎么现在就不认得本殿下了么?”十九殿下轻笑一声,身形一晃,出现在那条田垄曲径前,拦住了武成王的去路,在他手里,正是一口青铜圆盘,乃是万象子午盘的仿品。
曾文锦已被饕餮吞噬,他身上的所有宝物,都归饕餮所有,包括那件子盘,在这上北郡,如今也唯有十九殿下,才能够这么快就找到武成王。
“你想做什么?”武成王冷冷喝道。
“啧啧啧,原来你也有今天。”十九殿下微昂着脑袋,轻轻笑道:“武成王,你的名字里就有一个王字,你不是王侯,一定会短命,德不配位,说的就是你。你那件擎天之柱的战器在你手里注定明珠蒙尘,早就该换个主人了!”
武成王恍然道:“原来你早就在觊觎我的战器,可惜当初它选中了我,就证明我的不凡。我虽不是王侯,但王侯将相在我眼中也不过如此,我注定会成为万千仙门中的王者,不是你可以撼动!速速退去,否则当自食恶果,就算你是皇子,我也不会留手!”
“是么?可我想试一试!”十九殿下道:“武成王,你以为凭你那点本事,怎么会被父皇选中,去北海关主持大局?会不会太过儿戏?真当北冥海三十六岛无人么?嘿嘿,事到如今,得让你明白一件事,父皇早就知道你命中该有此劫,这才让我来盯着你,迟早你会成为我的食物,如今正是天赐良机,你这武成王三个字的气运很快就会属于我,你的战器也同样如此!”
“你还是太嫩了,我就算遭劫,也不是你可以战胜的,正愁找不到躯窍夺舍,你倒是送上门来,我武成王被逼至此,只能对陛下不敬,小十九,让我见识见识你的鬼蜮奇书,到底修炼到了何种地步,竟敢来打我的主意!你,死不足惜!”武成王话音刚落,身体之中,突然爆发出一股危险至极的气息。武成王灵寂顶峰的元神修为,纵然舍去肉身不要,也能拼死一战,没有了肉身宝丹,哪怕元气大伤,再行夺舍之事有风险,大不了去投胎转世,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什么深仇大恨,依然还有报复的可能!
“狂妄自大的家伙,你在那李修的手底下根本不是数合之敌,嚣张什么?就算是你全盛时期,也只能凭借战器压我一头,你要明白,只有我父皇强大的血脉,才有无敌之姿,你应该成全我。我的成长你们天督院有目共睹,为何不肯承认我的成就?只有我,才能在短期之内,将李修镇压,也算是替你报了仇,而如果靠你自己,永远没有翻盘的机会!”十九殿下身躯一震,他整个人都化为一枚漆黑无比的古魔舍利,化为一口黑洞,牢牢地将武成王锁定。
“你的血脉越强,夺舍了你,我的想法才能更快地修成神功,我没什么家世背景,凭靠自己的双手,一步步打进龙虎榜前二十名,成为天督院的副院长。你不如我,你贵为皇子,吞噬了多少天材地宝,造了多少上好的鼎炉,供你享用,才有如今的修为,你所能炫耀的,不过是你有一个了不起的父亲而已。像你这样娇生惯养的人,没有资格得到我的一切,是你要来成全我!”
砰!武成王刚刚夺舍的孱弱躯窍,根本难以承受他的爆发,立刻全身破裂,碎成肉渣!武成王秉承强大的战斗意志,这一刻的武成王,甚至比在白马县的时候更强,如果当初他有这样的强大的战斗意志,也不会连累曾文锦战死,时刻都保持着洞察天地的状态,即便是李修想要偷袭成功,也极难,而如果不靠偷袭,李修要想快速结束战斗,根本想都不要想。
呼——
武成王并非魔族,是人类魔修,但奇怪的是,他的元神居然是赤金之色,实属少见。此元神可以灭杀一切。十九殿下乃是正统魔头的后代,他的元神修为虽说略有不如对方,但肉身宝丹完好无损,拥有无穷的后续力量,借助古魔舍利,全力施展鬼蜮奇书,乃是吞噬一切,化为黑洞,众生皆为他的鼎炉,成为他的口食!
杀!
两股磅礴无匹的气息对撞在一起,互相攻伐。